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司 > 正文
腾挪债务:房企频发超短融资券
公司  2019-10-21 18:38
A+

| 中房报记者 许倩 北京报道


形势逼人强。在房企千方百计寻找相对低廉的资金,暂缓迫在眼前的债务压力关口,基于货币市场的超短期融资券,为部分房企新开启了一扇融资窗口。


10月16日,金隅集团发布公告表示,于近日成功发行了2019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,实际发行总额为20亿元,发行利率为2.8%,期限为177天。同日,上实集团公告拟发行金额为5亿元超短期融资券,期限270天,募集资金用于偿还有息负债;厦门象屿拟发行超短期融资券6.5亿元,发行期限30天,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
10月份以来,宣布拟发或已发超短期融资券的还有万科、滨江集团、宝龙地产、中粮集团、云南城投、豫园股份、越秀集团、深业集团、天津城投等房企,融资成本皆在6%以下。不过,这些新增债务的偿还期限在一年之内,有的甚至短至一个月、半年,无形中又给房企增添了新的短债压力。


“用短融这种融资工具来偿还贷款,存在‘短融长投’和借贷短期化的倾向,有可能进一步加大企业的流动性压力,但是对于降低融资成本是有所帮助的。这就要求企业尽快提升经营,来降低流动性压力。”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。


追逐低成本超短债


超短期融资券利率普遍低于6%甚至更低,仅需注册制而无需审批就可以获得数十亿元资金,对于债务压力较大、又有着拿地扩张冲动的房企而言,无疑有着极大的诱惑。


万科历来是最会使用融资工具的房企。10月15日,据上海清算所消息,万科拟发行2019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,计划发行规模5亿元,发行期限270天,票面利率由簿记建档确定,票据将于2019年10月21日上市流通。


公告显示,发行人本次超短期融资券注册额度为80亿元,发行日期2019年10月16日-17日,兑付日期2020年7月14日,首次付息日期2020年7月14日。信用评级机构为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,发行人主体长期信用等级AAA级。


据公告披露,万科此次募集资金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,56亿元用于偿还到期债务,包括银行保理融资、银行贷款及债券等。


而在2018年,万科前后约发行了8期超短期融资券,合计融资约160亿元,票面利率最高仅4.25%。


除万科这类头部房企,短期融资券亦为国企背景房企所惯用。


10月16日,金隅集团公告已发行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,金额为20亿元,利率2.8%,期限为177天。而在9月27日,金隅集团刚刚按期偿还完第一期本息共计20.3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。同时,金隅集团还有一笔共计80亿元的公司债,在等待审批,并承诺本次公司债券募集资金不用于购置土地、不直接或间接用于房地产业务。


其实,金隅集团接连融资的背后正是其拿地动作的大幅增多。今年9月中旬及下旬,前后间隔不足半个月时间,金隅集团连续在杭州拍下两幅住宅用地,总成交价37.59亿元。根据出让公告,这两幅地块有着不俗的区位,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地块严格的限价以及不低的土地价格将极大挤压项目的盈利空间。今年年初,金隅集团还斥资46.5亿元拿下北京市海淀区两幅地块,获得建筑面积17.35万平方米的共有产权住房开发权。


10月14日,上海清算所披露,中粮集团拟公开发行2019年度第九期超短期融资券,发行金额10亿元,发行期限269天,全部用于偿还中粮集团本部存量债务融资工具。截至10月14日,中粮集团本部待偿还直接债务融资工具余额166亿元,其中中期票据待偿还余额20亿元、超短期融资券待偿还余额140亿元、企业债待偿还余额6亿元。


10月12日,杭州滨江房产集团披露公告称,公司拟发行2019年度第三期短期融资券,发行金额为9亿元,发行期限为366天,票面利率未定。经联合资信综合评定,该短期融资券的债项评级为A-1;滨江房产主体信用级别为AA+,评级展望为稳定。


滨江集团表示,此次所募资金将用于归还到期贷款,即用于偿还一笔编号为“18 滨江房产CP001”的债券。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该笔债券为滨江集团于2018年度发行的第一期短期融资券,起息日为2018年10月26日,到期日为2019年10月26日,利率为6.19%,金额为9亿元。


事实上,自2018年下半年短期融资券就开始了强劲发行势头。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短期融资债券总计发行666.8亿元,同比增长188.03%,不过,这也造成房企短期偿债压力的进一步增加。


“短债长用”及其信用风险


对于部分房企而言,短期融资券虽然期限较短,但滚动发行机制隐含“短债长用”的投资风险,资金可能以变通形式投向长期投资项目,甚至是处于严格管控下的拿地端。


当然,房企发债并不容易。超短期融资券作为注册制纯信用融资工具,原则上而言,对于企业的规模、负债率和资信评级均有着较高要求。


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融资总部副总经理范为认为,当前房企发债有两个特点,一是排名前50名的大型房地产商能够比较顺利地发行,但后面的中小房企债券都不好销售,也就是说信用分层比较明显;二是对于拿地比较激进的房企,现在基本是限制它们通过发债融资。


“只有那些资产规模较大、负债率较低和资信评级较高的房企才适合发行这一融资产品。”柏文喜分析称。


但记者发现,就近期宣布发行短期融资券的房企而言,也不乏处境艰难、实际信用较低的企业。


以云南城投为例。10月12日,其公告将发行2019年度第七期超短期融资券,发行金额为10亿元,发行期限为270天,票面利率未定。云南城投方面表示,所募集资金将用于归还公司有息负债,但不涉及地方政府债务。而9月11日云南城投刚刚发行了2019年度第六期超短期融资券,发行总额10亿元,票面利率4.2%,债券期限90日,所募资金同样是用于偿债。


2019年半年报显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,云南城投负债总额约799.04亿元,同比增长15.1%。其中,流动负债总额约488.13亿元,非流动负债约310.91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90.9%。期末货币资金18.66亿元,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共计152.7亿元,资金缺口巨大。


上半年,云南城投盈利亏损9.78亿元,房地产开发收入仅7.57亿元。为缓解资金压力,云南城投上半年就在频繁售卖资产,9月份还披露拟转让成都会展、时代环球51%股权。今年以来,云南城投已挂牌转让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9%股权、大理华茂地产33%股权、天堂岛置业90%股权等诸多项目权益,其中多为底价处置。


为防控短期融资券风险,监管层有规定称,人民银行对企业发行融资券实行余额管理,监管部门只需控制融资券待偿余额不超过企业净资产的40%即可。


但有银行间市场人士担忧,由于公司治理结构不规范,违规成本低,与企业财务状况紧密相连的风险提示处于空白状态,部分企业可能为了达到低成本融资的目的,对披露的财务数据、经营业绩进行一定的修饰,隐藏一定的信用风险。如果隐藏的信用风险得不到及时发现和披露,一旦市场扩容,或经济环境变化,都会使信用风险迅速扩大,甚至通过市场传导为系统风险。


| 中国房地产网 | 编辑:本站编辑| 2019-10-21 18:38

标签:房企 超短融资券
展开全文
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

热门评论(0)

中国房地产报

房地产行业门户

打开APP
Close modal

TOP